> 海城網首頁 > 新聞資訊 > 周邊新聞 > 正文

遼寧好人:當村醫21年成2000多人“健康保姆”

有人說她“死心眼”:工資一個月1600元,一年不到2萬元;跟著村里種香菇,一年少說5萬元……可楊曉丹不這么想,她說自己從來沒這么算過賬,“干村醫21年了,最開始就是想幫鄉親們解除病痛,現在還是這樣。”

看鄉親被病痛折磨

她選擇當一名村醫

今年42歲的楊曉丹是桓仁滿族自治縣古城鎮洼泥甸子村土生土長的村里人,祖輩就在這里居住。她說,小的時候,村里的衛生所就在自己家對面。

楊曉丹常去衛生所玩,有時就幫忙拿點藥,看到很多鄉親們被病痛折磨的情景。“尤其是老人和小孩來看病的時候,”楊曉丹說,老人還好,再痛苦也是忍著,自己最怕的就是聽到小孩子的哭聲,“小孩不會裝假,真是哭得撕心裂肺。”

楊曉丹至今記得9歲那年的一個冬夜,村里一名婦女因為兩口子鬧矛盾喝了農藥,被送到衛生所時人已經快不行了,村醫緊急灌腸洗胃,終于把病人搶救過來。

楊曉丹就想著有一天自己也能成為一名村醫,能夠幫助鄉親們解除病痛,不再受折磨。1997年12月,她終于有了心愿達成的機會:衛生所因為人手不夠,招人幫忙。

楊曉丹毫不猶豫地報了名,穿上白大褂的她看上去并沒有醫生的嚴肅勁兒,反倒是多了一份成熟和可親。而此時,她的同齡人不論是考學還是打工,更多的選擇是離開農村。

苦練醫術

更要有責任心和服務心

自從上班,楊曉丹就像長在了衛生所。白天,她跟著所里的醫生給鄉親們看病,學習怎么問、怎么看、怎么聽;晚上,就在衛生所里看書學習基礎知識……

過去,村里小孩一有病就得送到40公里外的縣醫院,因為小孩血管細很難扎針。楊曉丹自己做了一個仿真胳膊布袋,每天一有空就練習扎針。經過一年多的努力,她掌握了為患兒扎針的要領,村里孩子得病再也不用送縣醫院了。

因為勤學好問,楊曉丹很快就能獨立出診了,“有些頭疼腦熱或者離得近的,自己到所里來;嚴重點的或是離得遠的,就得上門去看。”洼泥甸子村沿公路兩側有10多里地,楊曉丹每天都要走上幾個來回。

2003年,楊曉丹又自費報名參加了本溪市衛校開辦的中西醫結合學習班,4年時間里,她每個月都要從村里走到鎮里坐小客到縣城,再坐大客到市內,學費、路費、宿費、吃飯都是自己花錢。

有了更高的醫術,才能更好地為鄉親們服務。不過楊曉丹認為,對于一名村醫,更重要的是要有責任心和服務心,因為很多鄉親舍不得花錢去大醫院看病,常常會耽擱病情。

2012年5月,村民劉洪軍到江邊割草時被蜜蜂蜇傷,嚴重過敏,楊曉丹火速趕到現場為其處理了傷處,劉洪軍說“回家歇會就好了”。可楊曉丹知道危險并沒有最后解除,自己拿出1000元錢幫其轉到縣醫院進一步治療。

為讓鄉親們在出現急病的時候能及時出診,楊曉丹的醫藥箱隨時帶在身邊,里面備齊了各類藥品和器具。趕上夜間出診,就得父親或是丈夫陪著。

2013年7月的一個深夜,村民陳明波因為吃了放壞了的飯菜出現食物中毒,腹痛嚴重并伴有高熱癥狀,十分危險。被敲門聲驚醒的楊曉丹抓起藥箱就趕了過去,診治后一直觀察病情到天亮,直到患者癥狀完全消失。

沒有節假日,沒有固定飯點,楊曉丹一年接診7000多人次,其中有200多人次是在患者家中現場救治。只要鄉親們需要,她隨叫隨到,每一戶百姓家都能成為她的診室。

沒想過掙多少錢

“鄉親們需要我”

21年來,楊曉丹從來沒有為自己的選擇后悔過。她也知道,“同齡人不管是考學出去的、出門打工的、承包種地的,都比我強。當村醫收入在村里算是中低水平,但是鄉親們離不開我,我就充實自己、服務好他們就行了。”

不僅如此,這么多年來鄉親們看病拿藥還有不少“呆死賬”,雖然都記了賬,可一個人三五元、最多也就幾十元錢,十幾二十年過去,誰還能張嘴要呢?

有人給楊曉丹算了一筆賬:1997年她到村衛生所的時候,一個月才200元錢,那個時候哪怕就是出門打工,一個月最少也得一二千元。雖然后來村醫工資也漲了,可是她一個月掙1600元的時候,村里發展種香菇,像她這樣的一年能掙五六萬元。

因此,總有親屬勸說楊曉丹“別干了”“3年還趕不上種一年蘑菇呢”“你這21年得少掙100萬”,楊曉丹知道大家都是好心,笑一笑不說話,可是私下里卻對丈夫說:“給鄉親們看病就是我的初心,希望你能支持我干一輩子。”

現在,楊曉丹又利用互聯網給鄉親們建立了電子健康檔案,成了全村532戶2000多名鄉親的“健康保姆”,而村民的病歷更是裝在了她的心里:

“糖尿病患者73人,60歲以上老人300多人,其中有心腦血管疾病的100多人、老年常見病的160多人……”每一位病人什么時候吃藥、誰什么時候需要復檢,她都一清二楚。

21年的村醫生涯,也許唯一讓楊曉丹有些遺憾的就是對孩子的影響:“最不想學醫,因為小時候總是把他一個人撂在家里,可能是被撂怕了。”

責任編輯:海城網張曉藝
0
排球接应站位